存档

‘新闻’ 分类的存档

汇改的前因后果

2010年7月3日 8 条评论

今天的汇率改革(以下简称汇改),一言以蔽之,去固定联系汇率。

笔者是汇改的坚定支持者。此事做晚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不过,晚做总好过不做。

国人可能并不明白固定联系汇率的真实含义。所谓的固定联系汇率制度,就是一种将本币转换为外币兑换券的制度。中国的固定联系汇率制度,就是将人民币在特定时间中变成一种美元兑换券。而且,这是一种不完全自由兑换的兑换券。

此制度的本质是,通过将本币低估,并锁定在特定汇率水平,形成本币计价资产的溢价,从而吸引国际资本向中国流动。简单一点说,就是通过让渡一部分国家利益和国民福利,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从而增加投资、生产和就业。

应该说,这是中国在特定发展时期采取的权宜性策略。事实上,这种策略,为中国赢得了宝贵的发展时间和发展空间。

然而,凡事都有极限。过犹不及。

阅读全文…

分类: 新闻 标签:

分析鸠山由纪夫的难言之隐

2010年6月6日 评论已被关闭

  鸠山辞职时满含眼泪。这不是失败绝望的眼泪,而是委屈的眼泪。下面分析鸠山的难言之隐。

  要分析鸠山辞职先要看日本的政治生态。日本的自民党执政50多年从未更换,这并不是日本人民因循守旧,也不是日本人民缺乏创新精神。而是日本人民相信专家。日本人认为权威和专家的知识是可靠的,他们相信专家的话,也认为政治决策必须由哪些专业政客来制定。而政客的决策则依据智囊的研究报告。最出名的是丰臣秀吉占领朝鲜侵略中国的计划,其计划性延续三百年;还有田中奏折,所有的侵华步骤都按奏折计划稳步进行。

  而鸠山由纪夫的上台得益于美国的金融危机。日本众多的政策研究机构致力于美国研究,在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后,日本的智囊确信美国已经衰落。因此在智囊团的指引下,日本的政策和政治生态发生了大的转变,自民党也首次失去多数议席。

  日本在美国呈现衰落趋势时,产生了摆脱美国控制的想法并不奇怪。而鸠山敢于在竞选时做出让美国人迁移普天间基地的承诺。这些都与日本的国策相关联。而现在美国在打击欧元和调整经济发展方向后又呈现出较强的发展态势。这又让日本的智囊有所犹豫。这是鸠山辞职的基本点。

阅读全文…

分类: 新闻 标签:

大概精神病是中国社会最好的遮羞布

2010年6月6日 评论已被关闭

  中国有关部门爆出惊人新闻称:我国公民有1个亿以上是精神病!O M G,这让我想起了我之前写的一个文章,发出来刺其要害。

  3月23日上午,郑民生在南平市实验小学门口持刀砍杀13名学生,3月25日郑民生首先是被送到福建省福州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中国青年报》3月26日),这说明,一出问题,最先想到的是出在当事人有病,或者是有精神病。

  郑民生有没有精神病,这个当然非常重要,因为鉴定的结果,不但是今后对他审判的重要证据,而且在人性与良知等道德问题上,人们也能有一个结论。

  转眼之间,将几十个小学生砍伤,而且后果是将13名学生最终砍伤致死,这种灭绝人性的行为,当事人是如何下得了手做得出来的?如此极端恐怖的行径,在人们的潜意识里,总是会觉得这怎么可能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

  郑民生的精神鉴定要么有精神病,如果有,我们只能悲痛,悲痛于南平市实验小学那些受伤那些死去的孩子,他们实在是死的太无辜太冤枉,其他的司法这一意外悲剧也无能为力;要么没有,如果郑民生经鉴定没有精神病,那么那些无辜的孩子,司法会给他们一个公正的交代,郑民生要为自己的残忍血债血偿,他必然要接受法律的惩罚。

阅读全文…

分类: 新闻 标签: ,

楼市风向标 炒家不死

2010年6月6日 评论已被关闭
  楼市风向标
 
  从中央到地方,在政府频频打出的组合重拳之下,2009年金融风暴中借政策优惠得以咸鱼翻身的楼市,终于在2010停下了波澜壮阔的“大跃进”。号称“史上最强”楼市新政满月了,高企的房价是否仍然扑朔迷离,未来的楼市将会如何演绎其走势?
 
  资本是市场敏锐的探测器,大胆逐利、规避风险,每一轮的潮涨潮落,总能从中提前发现端倪。于是,一度被称做撬动房价的温州炒房团,无疑成为最著名的楼市风向标。即便在最严厉的调控寒风之下,在面临打压的前沿阵地上海,他们依然能找到资本升值的空间。
 
  房企大佬身为市场带头大哥,他们代表的成熟企业的商业理性,每一次楼市变局之际,他们总能未雨绸缪历经洗礼而不衰,开疆拓土拿地卖房一举一动都暗示着未来的“面包”价格。当恒大举起全国85折大旗之后,万科北京某个项目只是额外打了个98折,就有媒体打出了“引发房产价格全面调整”的标题,而在一次房地产商的私人聚会中,“万科降我们就降”的半似玩笑之语,让你看到这个老大哥的标杆风范。
 
  房产中介作为市场的晴雨表,他们的乐与忧体现着楼市的冷与热,也折射着在这个吊诡的交易市场上买卖双方的博弈与较量。
 
分类: 新闻 标签: ,

汶川大地震两周年回访:再生一个孩子

2010年6月6日 评论已被关闭

 汶川大地震之后,一段官民并举的再生育的进程,随着时间的推进变得复杂而艰辛,当地政府部门更不惜以试管婴儿等手段进行攻坚。但是,流产、不孕等种种难题,横亘在这些身陷丧子之痛的高龄父母面前。

 2010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两周年,母亲节后的第三天。

 
  这一天,45岁的杨建芬到北川中学遗址,给遇难的女儿烧香。两年来,她一直想生个孩子,但未能如愿。“这天,我想跟女儿说说话。”她说。
 
  与杨建芬一同前来拜祭的,还有她的好朋友、44岁的向碧琼。向在地震中也失去了女儿,两年来也在努力怀孕。
 
  这一天,到北川的还有,39岁的王永会,一个曾经再怀孕又流产的母亲;47岁的牟廷华,两年来,她和丈夫做了三次试管婴儿的尝试,都没有成功。 
分类: 新闻 标签: